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论坛 > 李彩桦 >

李彩桦和林峰演的那个电视剧有看头吗?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李彩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里面李彩桦演的和叶璇演的都是喜欢林峰演的那个金世遗 本来金世遗要和李彩桦演的那个结婚了 但是最后林峰才发觉喜欢的是厉胜男 也就是叶璇演的那个

  但是晚了 厉胜男已经死了 最后林峰带着厉胜男的尸体走了 李彩桦是女主角 但是女一是叶璇 和林峰对手戏还蛮多的 结尾很感人 中间都很好看

  展开全部怎么说呢.. 李彩桦在里面戏份是和叶璇差不多的,叶璇是女一号.胜男喜欢世遗.但里面林峰一直喜欢的是李彩桦演的那个谁(名字我忘掉了..).但是到最后叶璇演的厉胜男死了以后,林峰演的金世遗才发现自己爱的是胜男.

  李彩桦在里面是演的一个淑女型的人,林峰呐.. 怎么说..好像算个大侠...喜欢淑女型的... 璇演的厉胜男是个执着,为爱情敢于牺牲的人.

  ps: 其实是金世遗在孤岛上陪着死去的胜男10年,然后才和那个李彩桦演的那个去结婚生子了.儿子叫做金逐流.但是这部戏里面没提到过,胜男死了就是最后一集了.

  李彩嬅是女主角 他们的对手戏也挺多的 个人认为这部剧没什么看头 如果你喜欢李彩嬅多过喜欢林峯 你会气死 如果你喜欢叶璇多过林峯你也会气死 如果你只喜欢林峯 你看完了你会没感觉 HC了一遍而已 本人属于第三种

  《云海玉弓缘》是梁氏武侠天山系列最出名的两部小说之一(另一部是《白发魔女传》),故事发生在清朝中期。主要是厉胜男向魔头孟神通复仇并借此成为另一个“女魔头”的故事。因为一部秘籍,厉满门被杀,她是母亲的遗腹女。凄惨的身世让她性格乖僻,自小喜欢独来独往,有人称她是男主人公金世遗的影子,注定谁也躲不开谁。江南,雪山,大海,火山,梁羽生将我们带到了一个神秘而又广阔的世界。严谨的结构,流畅的语言,奇异的情节,壮阔的场面,多姿的人物已攒足了《云海》做为经典的资本。而历胜男和金世遗凄美的爱情的震撼力则造就了一曲不朽的传奇。此情劲力之盛胜似塞外战鼓,劲力之锐利过人马黄金箭。其力伤人五脏,呕血称快;其力透穿骨髓,刻骨铭心。 厉以生命的代价演绎了最深邃的爱情。,家族的仇恨,祖先的荣誉,自己的爱情从她遇到金世遗的那一刻起就不得不依靠她自己的近乎绝望的挣扎来完成。孟神通何等的神通广大,心狠手辣,何况还有一个擅长用毒的西门牧野,恐怕任何人面对这样的仇人都很难有信心;祖先的对头竟是惊艳绝才的张丹枫,以乔北溟的天纵之才尚且两战皆负,逃亡海外,何况是身为孤女的厉胜男;虽有家族的藏宝图,但厉家十余代人均是无功而返;家仇和荣誉可以暂且缓缓,那爱情呢,她的情敌是吕门高徒,而且在厉胜男与谷之华的较量中,我们在整部书中找不出第三个支持者(那两个是不知内情的厉盼归母子),连金世遗自己都不敢承认对厉胜男感情。最主要的还是胜男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妖女,世人可以容忍大侠们号令江湖,却容不得旁人的无拘无束。金世遗只不过与曹锦儿论个曲直是非,就被称为怪物,那向来不与正道人士来往的胜男也只好注定做一辈子邪门歪道了。其实胜男虽无大善,亦无大恶,而竟连心地单纯的江南亦是屡屡恶言以对,因为她和金世遗冒犯了权威与正统。面对三大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面对世俗的歧视与冷眼,其实胜男命运天平的一端早已下沉了。神决定了她的命运,胜男如是说:

  “我自小就不信命运,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我想办的事情一定要办到,即算是命中注定,我也一定要尽力挽回!”

  点燃自己的生命换来最后的烟消云散,她终此一生为何?是家仇得报,是光大门楣,还是金世遗的一个轻吻?既然已知道自己的归宿,又为何不肯放手,莫非为了那一刹那的凄美?

  陈天宇同父亲陈定基、妻子幽萍和书僮江南(已成了他的义弟)一家回到故土江南,不料仇人追踪而至,幽萍中毒受重伤,命在旦夕。陈派江南从苏州北上寻求解毒圣药碧灵丹。江南路过山东时顺访杨柳青之女邹绛霞,适逢仇家纠集黑道人物到杨家寻衅报仇。江南得金世遗暗助,打败了一干强敌,搏得邹绛霞的芳心,并从金世遗处得到了解毒圣药天山碧灵丹。金世遗暗助江南时被武林高手藏灵上人追踪,二人恶斗一场,藏灵上人伤重而亡,其所携带宝图被江南得到后赠给了金世遗。

  金世遗结识了吕四娘的唯一传人谷之华,二人相互倾心,相约再会于氓山。金世遗赴岷山途中获知苦恋他的天山派李沁梅因寻找自己而被大魔头孟神通囚禁,金潜入孟家庄救李未成反被孟打伤,幸得孟的仇家之女厉胜男将其治好,为谢恩,金答应三个月后出海寻找乔北溟遗下的秘籍并助厉胜男向孟神通复仇。金世遗来到氓山,拜祭吕四娘。不料风波突变,氓山掌门曹锦儿发现了谷之华的身世,原来是孟神通之亲生女,执意将其逐出门墙。原氓山叛徒了因和尚之徒弟灭法和尚亦来寻仇,意图毁掉吕四娘之陵墓,一时之间,氓山派无人能敌,幸好谷之华挺身而出,勇斗凶僧,在金世遗的暗助下,打败了灭法和尚。然曹锦儿仍固执已见,终将谷逐出氓山派。金、谷二人境遇相似,互相鼓励,情投意合。随后二人分手,金世遗去青岛准备出海事宜。谷之华则遇到厉胜男、陈天宇等,合力救出李沁梅。孟神通这时亦发现谷之华就是其苦寻的亲生女儿,然谷不愿相认,逃离而去,孟神通与灭法和尚相互勾结,亦追踪而至。厉胜男戏弄谷之华时遇险,幸得李沁梅之母冯琳相救才得以脱身,冯琳与李沁梅追至海边,金、厉二人刚刚扬帆而去。

  原来厉胜男的先祖厉抗天是明朝武林大魔头乔北溟之徒,当年乔北溟败在大侠张丹枫剑下,身受重伤,远避海外,参悟了正邪合一的高深武学。厉家所传的乔北溟武功于十向年前被孟神通抢走,一门身死,唯厉胜男死里逃生,所以要到海外寻找乔北溟晚年参悟的武功秘籍以报家仇,并与张丹枫传人天山派再一决高下。金、厉二人先在蛇岛力图消除火山爆发,但终究无法阻止,这时孟神通亦追踪而至,一行人于海中挣扎,终寻到乔北溟隐居的海岛,找到厉胜男的堂叔厉盼归,为遵从厉家祖训,保住金世遗生命,在厉盼归面前,胜男称金世遗为其丈夫,三人按照寻宝图找到了乔北溟遗下的秘籍、玉弓和宝剑,却又被孟神通所偷袭。搏斗中,厉盼归重伤身亡,孟神通牺牲了灭法和尚,抢走半部秘籍后逃离海岛。冯琳、李沁梅为寻金世遗来到蛇岛,却意外发现金世遗留下的拐剑,以为金已不在人世,“毒手疯丐”已死的消息迅速传遍武林,李沁梅为此伤心之极。

  三年后,孟神通武功大成,交江湖闹得天翻地覆:打死丐帮四大香主,打伤青城派掌门,其他各在门派也接到挑战书。三月十五日午时,各大门派与孟神通的比武大会在氓山举行,冯琳、唐经天、冰川天女亦参与比武大会。比武中,双方互有胜负,但孟神通出手后正派连连不敌,形势危急,虽有谷之华甘愿牺牲自己劝说孟神通退出武林,亦敌不过孟神通称霸之心。这时幸得金世遗暗中相助,才暂时抵住孟神通的攻势,谷之华却因伤心过度身心俱受伤害,曹锦儿终当众宣布谷之华重列氓山门墙。金光大师舍身迎战孟神通,形势危急这际,当年盗去厉家《百毒真经》的大魔头西门牧野纠集一群党羽前来布毒偷袭,三方一场混战,正派和孟神通一方都是伤亡惨重,只得各自撤退。金世遗自欲向谷之华诉说衷情,厉胜男却以自伤及金当年的诺言相要挟,并造成金、谷二人之误会,金世遗无奈只好与厉胜男一道赶往京城,易容投入御林军统领司空化门下,大闹西门牧野的庆功宴,救出被俘的曹锦儿等人,杀死西门牧野,厉胜男也夺回了《百毒真经》。孟神通追踪西门牧野来到京城,意外地发现了易容的金世遗,二人恶战一场,金世遗不敌。幸得天山派掌门人唐晓澜赶到,金世遗乘机离去。孟、唐二人相约一个月后在少林寺比武。

  谷之华与金世遗分手后隐居在襄阳养母家中。曹锦儿病重之际,派师弟前来宣如谷之华继任岷山派掌门人,刚巧与孟神通派来寻找谷之华的人相遇。一场恶斗,岷山派门人不敌,幸好金世遗赶到,打败强敌,与谷之华相见。不料谷之华已听信了先赶到厉胜男之言,宣布从此不与金世遗相见,金世遗知是厉胜男所为,又因厉胜男在此途中滥杀无辜的一对老夫妻,怒不可遏,狠狠打了厉胜男一巴掌,厉胜男发誓叫金世遗“一世不得安乐”!

  孟神通与唐晓澜之战终在少林寺开始对决,双方势均力敌,但与孟神通同来的大内总管寇方皋却在比武场下埋下了大量炸药,打算将在场观看的所有江湖中人全部炸死。好在金世遗识破阴谋,及时赶到扑灭大火,救出了受伤的唐晓澜。孟神通这时已身受重伤,仍拼命杀死了寇方皋。厉胜男这时截住了孟神通,向孟复仇。孟神通自杀而死。厉胜男将含有剧毒的孟神通首级送往岷山派,使得掌门人谷之华身中巨毒,并留言唯有金世遗才能向自己讨取解药。

  一年后,在天山上,李沁梅与钟展婚礼大典上,厉胜男闯上天山,与唐晓澜定下了三场比试。在比武中,厉胜男用尽心机,并使出自残身体的“天魔解体”终获胜,声言是遵祖师乔北溟的遗言要打败张丹枫、霍天都的传人。这时金世遗也追踪至天山,为求解药被迫迎娶厉胜男,双方举行了婚礼。但这时厉胜男自己已是油尽灯枯,在洞房中,厉胜男嘱金三件大事,即好好保重自己、成了一代武学大师、与谷之华相伴一生,并将宝剑秘籍都赠给金世遗,之后带着满足在金世遗怀中香消玉殒。金世遗求到解药治好了谷之华,但金世遗在厉胜男临死之际,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对她实有一份真情,对厉胜男之死怀有一份歉疚之意,为此誓言终身不娶。金、谷二人在极度痛苦之下分手,一个月后,金世遗在厉胜男墓碑上刻下了“爱妻厉胜男之墓”。正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他们曾经互相憎恶,厉胜男是经过要胁、耍赖等等邪气的方式去“掠夺”金世遗的感情的。为了得到金世遗,她曾自断经脉,百般利诱,不惜欺骗。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我自小就不信命运,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我想办的事情一定要办到,即算是命中注定,我也一定要尽力挽回!”

  她成功了,在那种不顾一切的强烈的感情的驱使下,在生前,她得到了金世遗的人;在死后,也得到了金世遗的心。

  对她的感情,金世遗其实是长时间处在迷惘之中的。他怜悯过她,恨过她,也爱过她,在她生前,他一直以为他爱的是谷之华。其实那是理智高于情感,敬爱多于热爱,那是因为他知道谷之华会是一个好妻子,会把他引向一个光明的所在。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他倒是觉得厉胜男更为亲近一些,他们的相同之处实在不少。要不,照理他那么一个素性疏狂,独来独往的人,决不会受厉胜男的牵制,但偏偏厉胜男能令他干她想让他干的一切事。就是因为她太了解他了,甚至比他自己还要了解。

  终于,厉胜男那种不顾一切的感情将他拉了过去。她死了,他独立墓旁,宛如一尊石像,阳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他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影子,那影子忽然变成了厉胜男的影子,他是生生死死也摆脱不开这个影子了。正是:

本文链接:http://emotionalmedia.net/licaihua/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