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凤凰马经论坛 > 侯美仪 >

曾经辉煌的“非遗”项目期待薪火相传

归档日期:05-05       文本归类:侯美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前,一位从事宁波传统手工技艺的“非遗”项目传承人向帮办记者聊起了自己难寻衣钵传人的苦恼。

  在竹林深深的奉化溪口石门村,一项传统的生产技艺“削竹脑”也被列入非遗项目,那“竹海飞人”的高超技艺曾经名扬海内外。但如今,“削竹脑”的3位传人都已到了花甲之年,却找不到一个年轻人跟随他们“飞”上竹林之颠。

  还有许多唱了一辈子的曲坛老艺人,在有关部门忙于为他们整理音像资料的同时,也发出了“传人在哪里?出路在哪里?市场在哪里?”的喟叹。

  近日评出的全国民间文艺山花奖,宁波市两件以朱金漆木雕、骨木镶嵌等传统工艺制作的民间工艺美术作品《船鼓》、《万工床》获奖。

  12月初,随着珠算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曾经盛极一时的慈溪珠心算项目,也有望迎来自己的第二个春天。

  今年74岁的李光昭老人与泥金彩漆打了50年的交道,他现在最大的心愿是能多招几个徒弟,将这门手艺传下去。

  在位于慈城太湖路的李光昭工作室里,记者见到了老人的徒弟小张,她正在一个白磁盘上练习“堆塑”。小张已经跟着师傅学了8个月,因为原来学过油画,所以入门较快,泥金彩漆的基本功“堆线”、“堆塑”技艺已经掌握得八九不离十。

  今年,李光昭收了3个徒弟。除了双下肢残疾的小张,另外两个是大学生。正在浙江纺织服装职业技术学院就读的女生小祝才来3个月,因为学业紧张,她只能利用双休日跑来请教师傅。还有一位姓林的小伙子已经学了5个月,虽然小林只能单手操作,但李光昭还是认为这个小伙子是可造之材。

  看着这些年轻的姑娘小伙子,李光昭常常想起50年前自己跟着师傅学习泥金彩漆的时光。1963年,在原宁波工艺美术研究所正式开发泥金彩漆工艺品时,他就和一批青年技术骨干一起,跟随曹厚德等师傅学习泥金彩漆技术。师徒们开发出来的产品参加了1964年广州春季交易会,受到外商青睐,宁波“泥金彩漆”这一古老的传统工艺,迎来了枯木逢春的好时光。

  上世纪80年代,“泥金彩漆”走向式微,李光昭和同事们也各奔东西。后来,他投入了装修业,尝试将泥金彩漆技艺用于室内装修,同样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从业50年的李光昭曾经带出了不少徒弟,但是这批徒弟目前年纪也都很大了。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李光昭就一直在努力寻找合适的年轻人做徒弟,但是结果令他失望。2008年,他好不容易招到了几个大学生,干了两三个月,就全都走了。泥金彩漆作品都是纯手工制作,工艺十分复杂,共有设计、堆泥、贴金、上彩、描金等五大项20多个工艺流程,“几天才能做好一件小型作品,现在的年轻人哪里有这份耐心?”

  2010年年底,李光昭在宁波聋哑学校一批学美术的孩子中选出四人作为自己的正式徒弟。“这几个徒弟悟性很高!”在宁波市第四届工艺美术精品展上,这批聋哑徒弟共同创作的《六鹿同春》泥金彩漆作品荣获铜奖。这四人两年后出师,其中3个做泥金彩漆,一个做越窑青瓷,开始以此类传统技艺为生。

  “来学的人还是太少。现在独生子女多,家长们总想让自已的孩子考公务员做白领,而不是来学一门手艺。”这位泥金彩漆的传承人最后还是发出了这样的喟叹。

本文链接:http://emotionalmedia.net/houmeiyi/95.html